非典型网游文_第玖壹叁章 软趴趴与黑又大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玖壹叁章 软趴趴与黑又大 (第1/1页)

  “我这里没事,竞奇大哥放心!”竮竛高声回了竞奇一句,眼睛却不肯离开眼前这个男人哪怕一秒钟。

  站在竮竛面前的男人,恰恰就是造成她之前尖叫的元凶。竮竛之前尖叫,是因为她完全没有意识到,会在这样的状态下再次见到他。此刻,她能对自己的处境做出“没事”这种判断,有两点原因。

  其一,是眼前这个男人对竮竛来说虽然不认识,却也有数面之缘。严格来说,并不能算是一个狭义的陌生人。

  其二,是因为竮竛能准确的判断出眼前这个男人,身体状态似乎不太好。整个人都好像是没有骨头一样,完全是挂在了他身边的黑衣人身上。

  偏巧,那个黑衣人的全部心思,似乎都在这个软趴趴的男人身上。完全没有对自诩如花似玉的大美人竮竛,动什么歪心思的想法。

  分析清楚自己眼前的处境,竮竛大着胆子上前触碰了一个那个软趴趴的男人。

  这样的举动,不仅没有试探出对方的状态,还让竮竛一股刺骨的寒意从脚底板顺着腿肚子直接爬过后背,上升到了他的后脑勺。

  产生这种感觉的缘由,全然是因为那软趴趴的男人身边那个高大黑衣人的一个眼神。

  尴尬地收回自己的手,竮竛抹了一把并不存在的汗水,说道:“他,还没死么?”

  竮竛显然不是第一次遭遇玩家的纠缠,在她的经验之中,以她刚才的车速与驾驶技巧,任何人都已经被他甩掉了。就算有哪些侥幸没有被甩掉的,经过漫天狂舞的大风与碎石的洗礼,也多半只剩下一副好像被鬣狗群啃过一般的骨架。

  她原本以为,只一次出去,与以前那么多次出去唯一的不同,只是自己失去了丈夫。现在看来,肇裕薪这个软趴趴的男人,或许应该算是第二条不同。

  如果说,软趴趴的肇裕薪,在竮竛心中还占据一丝印象的话。那么,撑起了软趴趴的肇裕薪的黑衣相柳,任凭竮竛如何搜索记忆,也是搜索不到任何信息的了。

  莫非,是这个黑衣壮汉的存在,才让这个软趴趴的男人活了下来?

  竮竛正在推理眼前的局面,不想相柳突然开口道:“那小娘皮,你还楞着干什么,还不快点给我们准备一个房间?!”

  小娘皮?——竮竛此刻的心态,已经濒临爆炸的边缘。

  我凭什么要为一对陌生男子准备房间啊?特别是,我还是一个刚刚死了丈夫的寡居女人。帮两个陌生男子安排房间这种事情,怎么看都有些太过分了吧!

  更何况,我自己的孩子都还没有时间安顿,自身更是没有休息。怎么可能会脑残到,去为两个来历不明的人先安排房间?!

  退一万步来讲,就算我愿意为你安排房间,我们靖人族也得有你们能住得下的床啊。

  竮竛一边在心里吐槽,一边注视着这两个对于他来说,身高基本相当于巨人的壮汉。

  嗯,这个软趴趴的男人还算体型正常,或者能找到房子容纳下他。至于这个黑衣服的,天啊,他不会是传说之中的巨人族吧。

  对于身高普遍不高的靖人族而言,原本竮竛与肇裕薪的身高对比,就已经可以看做儿童与成年人之间的差异。此刻再看到比肇裕薪更要高大许多的相柳,忽然就有一种,对方的身高是自己三倍开外的荒唐感觉。

  相柳并不清楚竮竛心中想得是什么,他此刻全部的心思都是不能让肇裕薪这个与他有主从契约的人类挂掉。因为,主人一旦挂掉,宠物也就要跟着去死。他答应做肇裕薪的宠物,事实上是为了能够突破瓶颈化身为人形。为了这个目标搭上性命,无论怎么看都不是一个明智的举动。

  也正是因为这样,相柳对于竮竛完全没有反应的反应,感到非常恼火。他扶着怀里软趴趴的肇裕薪,重重地踏前一步,怒吼道:“懒女人,你还要拖到什么时候!”

  懒女人?继小娘皮之后,又敢称呼我为懒女人?这个黑又大好生没有礼貌。

  竮竛完全没有自己也在不知不觉之中为相柳起了外号的觉悟,顺理成章的将自己全部的情绪问题,都归咎到了相柳没有礼貌这一条上面。

  而且,没有礼貌这一条,在竮竛这里似乎可以被看做是十恶不赦的大罪过。

  竮竛不甘示弱地上前一步,左手腕反着拄在腰间,右手高高抬起,指着相柳说道:“你怎么能这么无礼?莫非,我是没有名字的么?”

  相柳微微一愣,忽然想到之前好像有个人称呼眼前的女人为“竮竛妹子”。他木呆呆地说道:“我听那个叫竞奇的小个子说,你好像叫竮竛?”

  相柳的身材对于靖人族而言着实大了些,这也导致了他说话的声音,在靖人族里面就像是大喇叭广播一样。原本他只是在命令竮竛,还没有引起什么大范围的反应。如今,他忽然叫出了竮竛跟竞奇的名字,就又不同了。

  首先,正在盯着沐春风几个的竞奇,听到有陌生人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再也不肯淡定地坚守岗位,立即就转动手中的红龙吐息,对准了相柳的位置。

  这一看不要紧,竞奇心中忽然就是一个机灵。他自负,自己所处的位置,可以清楚的看到任何人从他脚下的门洞进出。

  可是,眼前这个黑大个儿,刚才明明被门梁撞飞了出去。此刻,为什么能完好无损的出现在城池内部?特别是,为什么这样一个黑大个儿进入了城池,竮竛妹子却硬要说没有事情?

  从黑大个儿刚才的话语之中来看,似乎这个黑大个儿与竮竛妹子认识,只是不知道竮竛妹子的芳名?

  算逑的,有什么问题直接问问这个黑大个儿不就清楚了么!

  竞奇越想心里越乱,索性直接就不去想。端起手中的红龙吐息,对着相柳吼道:“那个大黑,限你三秒钟报上自己的家门!不然,休要怪我手中的红龙吐息不认识人!”

  相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多了一个大黑的昵称。更加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在三秒钟内报上家门。

  想了想,或许,这是这些小矮子们的规矩。既然入了乡,不如就再随个俗。

  正这么想着,相柳本能地低头去找竞奇的位置,就看到,因为竞奇主动扭转了攻击的朝向,沐春风已经悄悄摸到了竞奇身后很近的位置。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