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_第六百一十九章 圣人小棉袄,道场挨个跑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六百一十九章 圣人小棉袄,道场挨个跑 (第1/3页)

  赵公明离开小琼峰时,如同做贼得手溜号时那般,总有一种鬼祟之感。

  李长寿暗示了他一句,意指那把弱·乾坤尺还是天庭之物,让赵公明偷偷参悟就可,莫要拿出来直接对敌。

  乾坤尺、二十四颗定海神珠……

  丹房前,李长寿坐在摇椅上,随手打了个响指,屋内的矮桌玉盘尽数消失不见,又起身将那没喝完的半壶仙酿放到书橱内。

  燃灯之死,后劲绵长。

  李长寿心神挪移至各处纸道人,监管着洪荒五部洲与三千世界中的舆论走向。

  虽,天庭的权柄是天道赋予,乃自上而下,【众生的大嘴】只关乎到天庭的名声,无法动摇天庭的地位。

  但大劫在前,天庭如果能更强盛、更开明一些,让应劫的道门仙人减少几分抗拒,那也是极好的。

  窸窸窣窣,耳旁听到少许声响。

  李长寿睁开左眼,见有位小仙女正摆弄着她的法宝躺椅,偷偷靠在自己身侧,嘴角露出淡淡笑意,便继续忙自己的。

  灵娥偷偷坐好,拿出一卷经文细细品读,目光时不时瞄一眼自家师兄,似是在为自己此前仙宴上太过跳脱而担心被罚。

  ‘师兄睡着了?’

  灵娥纤指绕着一缕青丝,静静地有些出神。

  日光照人人心暖,树影婆娑起风声。

  “在想什么?”李长寿随口问了句。

  灵娥小手一颤,扭头看着闭目静神的师兄,“没想什么……师兄你没休息吗?”

  “嗯,”李长寿道,“在忙一些小事。”

  “那您忙、您忙,”灵娥有些心虚地道,“我就在这待会儿。”

  李长寿应了声,继续闭目凝神,心神掠过各处。

  来天庭后,向外派纸道人也颇为麻烦,李长寿做了几个假天将的身份,方便纸道人进出内外。

  他心力有限,不可能如太清老师那样,能在短时间内观察过三界各个角落。

  不多时,李长寿似是不经意地问:“这几日可开心了?”

  “嗯!”灵娥立刻来了兴致,小声道,“不过有几位高人在,总是觉得有些拘谨,如果是云霄姐姐和有琴师姐单独过来,应该更自在一些。”

  “你那叫拘谨?”

  李长寿笑骂:“看来,你最近这一二百年,经文抄的还是少了。”

  “师兄……”

  灵娥的小脸上顿时写满委屈,“不会还要我抄稳字经吧,山上的石板都不够用了。”

  李长寿睁开眼,凝视着灵娥胸口,正当灵娥禁不住有些面红耳赤,想抬手捂住衣领却又怕跟师兄拉远距离、努力克服自己内心羞涩、将自己纤柔的小身板挺直时……

  就听李长寿缓声道:

  “元神无垢,有了一丝圆满之意。

  道基坚实,还有少许进步的空间,距离金仙劫,大概还有三万六千遍稳字经。”

  灵娥:……

  “总感觉师兄你在忽悠人呢。”

  “这是忽悠吗?”

  李长寿淡定地一笑,“写不写,看你心意,抄不抄,看你觉悟。

  你修行是为我修的吗?

  长生大道就在眼前,能否无忧逍遥就看你自身生命境界能否进化。

  我不想给你太大压力,也不会说什么,你度过长生劫就带你推开新世界大门这种话。

  但师妹。”

  “师兄您说……”

  李长寿目中带着几分难得的温柔,低声道:“我是希望你能一直在身边陪我,而不是几万年匆匆流过。”

  “好的师兄!我这就去抄稳字经师兄!三万六千遍是不是!”

  灵娥精神大震,小脸上写满迫切,转身跳了起来,雄赳赳、气昂昂,胸口拍的梆梆响。

  “本师妹这就去抄!”

  “记住,不要只追求数量,”李长寿叮嘱道,“要去感悟、去理解。”

  “没问题!”

  “加油。”

  “嗯!”灵娥目光坚定地答应一声,转身冲进丹房,去了地下密室修行。

  李长寿轻笑了几声,继续挪移心神,微微眯起的双目之中,带着几分笑意。

  如果后面一切,都如这次除掉燃灯这般顺利,就再好不过了……

  天道,道祖,大劫;

  均衡,变数,超脱。

  身形一晃,李长寿本体离了小琼峰,潜行匿踪、穿云过雾,朝九天之上遁去。

  ……

  燃灯虽死,余波难停。

  正如李长寿所预料的那般,阐教副教主是死于天庭惩处还是个人恩怨,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天庭惩处阐教罪大恶极的副教主燃灯】。

  自这件事开始,天庭正式比圣人大教高了半个身位,那些驻扎在各地的天兵天将,也无人敢招惹。

  关键的一步迈出去,李长寿的后续处置也颇为讲究。

  杀燃灯后,他三年未露面,一露面就是直接赶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