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玄后_第003章 少年非少年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003章 少年非少年 (第1/2页)



  才经历了惊心动魄的一出起死回生大戏,少年却像没事人般,悠哉悠哉地出城而去,径直上了玉山。

  其实这不过晃悠了半个上午,要说少年还不想这么快回去,奈何再不走,方才那些人能把路给堵死,之后更是麻烦一堆不说,山中草屋那傻乎乎的丫头又不知该如何跳脚了。

  想想,还是早点回去为妙。

  少年哼着下山时的小曲儿,脚步轻快。

  彷徨而来,乘兴而归。

  不错,不错。

  “天时地利人和,古人诚不欺我呀。”少年和着那古怪的曲调,直接把这句话唱了出来,还拉长声音,跟着呀呀好几声。

  唱时语调上挑,不复此前言辞凿凿的少年清越,反倒多了说不清道不明的女儿纤细。

  上山路曲折,较来时多花了不少功夫。

  眼看着木屐踩着石板青苔湿滑,走路也很是吃力,老天很给面子地再度收了雨势。这一次是真正的云收雨歇,天光放晴,春日里并不刺眼的阳光落在身上,暖洋洋的。

  少年掩嘴打了个呵欠。

  被太阳这么一照,什么困意倦意都齐齐往上涌,若不是林间都是湿漉漉的,少年当真愿意找个干净舒适的大山石,照着暖阳眯眼睡上一觉,必是人生快事。

  不怪少年太过惫懒,只是为了避开那一根筋的傻丫头,少年是在天色还未放亮的时候,摸黑溜出来的。

  揉揉眼睛,少年加快了脚步。

  自家那草屋虽然简陋,可床榻柔软被子暖和,还是能容得好好睡上一觉,现如今没什么比这个更迫切了。

  少年总算回到玉山草屋时,围着木栅栏的小院儿里并没有人。

  少年庆幸不已,踩着虚浮的步子,迅速钻进屋中,连衣服都没来得及脱,踹掉木屐,一头栽进床榻,卷着被子沉沉睡去。

  ……

  阿福是红着眼睛回来的。

  山下那些未免欺人太甚,她急得都找上门去,却见也不见她,找个理由就随随便便将她打发了,更别提帮她去找人!

  这可怎么办?

  “会去哪里呢……”阿福喃喃着,垂头丧气地推开院子门。

  她忽然停下脚步,警惕地看着半敞的屋门。

  不对!她走的时候明明把门关得好好的!

  莫不是进了贼子?

  这个念头冒出来,连阿福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有哪家的愣头贼子,会闯这么一个家徒四壁的破草屋呢?

  唔,衣箱里的锦缎衣衫原来是值钱的,可现在都洗得泛白了,能值几个钱?

  阿福想是这般想,可还是拎起靠墙放着木棍,小心翼翼接近屋门。

  屋里摆设一如她走时的样子,唯独床上拱起一团,似乎有人在那里。

  阿福屏住呼吸,慢慢靠近床边。

  木棍高高举起,就要狠狠打下时——

  床上的人猛地睁开眼睛,及时往旁一滚。

  “啊!阿福!你要打死我啊!”

  少年劫后余生,听到木棍砸在被子上的沉闷声,心有余悸。

  幸亏没砸到自己,不然今天岂不是小命不保?

  阿福瞪大眼睛。

  人……回来了?

  缓过神的少年,已经完全没了睡意,拍着胸口,数落阿福的识主不明:“不就是没吃你的早饭吗,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