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闻录_第十六章 出马仙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六章 出马仙 (第1/1页)

  首先刘老仙给我这个什么也不懂的小家伙普及了一下这所谓的仙家,也叫出马仙,跳大神只是其中的一个分支,而道行高行,或者说邪骨和仙家的契合度好的话是可以直接上身的。而这所谓的出马仙是什么,我现在也有了一些了解。

  南茅北马之说历来传言甚久,南方多修炼的茅山之术,而北方多出马弟子,所谓出马弟子就是北方的大仙一类,供奉的一些野仙,其中以狐黄白柳灰五仙最为出名。

  精怪和人一样修炼,不过和人不同,精怪在修炼的过程中会遇到天劫,而精怪想要度过天劫的最好办法便是积累功德。而所谓的四大家族,其实就是势力最大的四个精怪家族,其他精怪和这四大家族相比实力弱小。

  如果是生活在北方农村的人,应该会听说过胡三太爷,传说这位管着天下所有的胡家出马仙!但一般来说,出马弟子多活跃在北方,轻易不会到南方来,也就这几年两边没有那么严,在以往,如果出马弟子要过界,必然要知会一下南方的茅山弟子。

  说起来这仙家挑弟子可也不是随随便便,真正的出马仙,挑选出马弟子分两种:

  一种是前世的缘分:比如那些出马仙,实际上就是东北的那些野仙的前世和弟子前世有着关系,父子关系,师徒关系之类的。这类弟子经历了轮回转世忘记了前世的一切,野仙重新挑选他们点化成为出马弟子。

  而另外一种呢,就是这些弟子是家族的延续,祖上曾经有人供奉过这些野仙,只不过未能帮助野仙功德圆满,所以在去世之后,野仙就会在其后代挑选有香根之人延续堂口成为出马弟子,完成祖上未完成的事情。

  而东北的大部分的出马弟子都属于这第二种,至于第一种有,但却少之又少

  当然还有一种,那就是许愿,比如说有人走在一处深山老林之中,在东北会经常看到立下的狐仙庙,黄仙堂之类的,这些都是无人供奉,或者是供奉之人已逝。这人走到这里随口说了一句,和我回家我供你吧。

  那么如果这人身上有邪骨,并且此人非恶人,有大善缘,仙家也会挑选弟子做为积功德之人。

  而一但接受了仙家,那么就要立堂口:几乎一个城市就是几十家立堂口在这里解释一下,所谓的立堂口那就是选择供奉一个野仙,但立堂口不代表就有着和这些野仙沟通的能力,也不可能让这些野仙上身,要想做到这一步,那就必须出堂。

  被仙家挑选上的出马弟子会遭受磨难。这些出马弟子在这个时候便是只能立堂口,也就是将这仙家给供奉起来,供奉来了之后有一段过程,只有熬过了这段痛苦的过程之后,才能和仙家沟通,这样也就算是出堂了,便是真正的出马弟子。

  如果是生活在东北农村的人就应该知道,一个村子如果有人遭遇困难或者家里突逢大变。一般那家人都会供奉一些野仙,当然大部分供奉的都是胡黄常蟒这四大家族。实际上这就想当是立堂口了。当然,普通的人家即便是立堂口也不可能成功,对于这些普通人来说,就和烧香拜佛一样,只是求个神仙保护。

  一般情况下,只有那种会遇到仙家托梦,或者莫名其妙说自己听不懂的语言的话(这种话被称为仙家话,或者是四大家族的家族语。)一般情况下这两类人是要立堂口的,请来仙家,然后修炼到出马。

  东北的出马堂口是很复杂的,既然是堂口那肯定不是一个人,就和一个朝堂一样,有着许多的部门。

  一个堂口最根本的是四梁八柱,没有四梁八柱,这个堂口就不算完整,所谓的四梁就是胡黄常清四大家族,而八柱指的是堂口下面的八个部门。这八个部门有不同的分工,有的是负责看病的,有的是负责和阴间沟通的,这一点其实和过阴很像,东北那边很多人遇到死去的亲人托梦,一般都会找出马弟子,询问死去的亲人是想要传达什么讯息,而出马弟子便是通过堂口下面的这个部门和阴间联系。

  除了这两个部门,还有着招人的和领兵打战的,以及还有负责清理堂口人员的和负责串堂的。总之,出马弟子的堂口是极其复杂的,哪怕是那些出马弟子有时候自己都不一定可以搞得清楚。但是无论这些堂口如何的复杂,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仙家都会留在堂口,一个堂口会有许多仙家,但至少会有一个仙家是不走的!

  听到刘老仙讲到这里我也是目瞪口呆,这他妈的完全就是一个天书故事,我听得迷迷糊糊,如此麻烦,我觉得我是没有那个命,所以笑着说道:

  “刘老仙人,我这才十七八岁,正是大好年华,你说的这些和我太远了,所以我觉得还是算了吧,你问问那个黄……黄大仙是吧,你问问他我哪好,我改成不?”

  听到我皮皮的一句话,刘老仙也笑骂道:“你小子啊,有一句话叫生在福中不知福,在我们这里有多少人求不来的事情,你居然看不上,我忘了和你说,黄仙是五仙门之中最为记仇的,要不然也不会上那个小二柱子身,你小子是把它惹到了,现在就是两条路,一条就是立堂,一条嘛,估计你小子也猜出来,等着迎接对方的报复吧。”

  我去这还是强买强卖,我这小脾气也上来了:“随便吧,我还真不信了,一只黄皮子也如此牛b,怎么着要比划一下,看上了是吧,那就让他来试试,看看小爷我怕不怕!”

  这事情基本也就是谈崩了,只是过了那股子狠劲之后我也犯迷糊,可是亲眼见过对方是如何迷惑人的,说不害怕那是假的。只是我身上除了邪骨一定还有什么东西是对方想得到的,不然只凭借一根邪骨就看上我了?啊呸……看上个屁又不是女人!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